首页>研究领域

李芏巍: 陆桥运输+多式联运贸易逻辑的新势能

发布时间:2021-3-17 17:51:38

截止至2018年3月30日,2018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列,同比增长75%。

李芏巍: 陆桥运输+多式联运贸易逻辑的新势能

2018-4-25


一、从国家战略与政策层面看多式联运发展迎来了大有可为的重要机遇期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提升,党的十九大站在构建现代经济体系的高度,中欧班列、现代物供应链上升国家战略目标,对国际物流大通道交通运输的充分肯定,为多式联运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为实现中欧之间的道路联通、物流畅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运力保障。截止至2018330日,2018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列,同比增长75%。中欧班列今年开行达到1000列仅用时88天,比2016年的256天缩短了168天,比2017年的133天缩短了45天,创下新的历史纪录。2018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列,同比增长75%,标志着“一带一路”建设持续取得重要成果。至2018330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突破7600列,国内开行线路达61条,国内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增加到43个,到达欧洲13个国家41个城市。以物流业发展为例,因为外向型经济的长期发展而造成了“外重内轻”的格局。中国沿海不乏吞吐量以亿吨计的国际性大港,然而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换而言之,没有能够切实享受到来自物流与贸易发展的红利。各地策划、规划物流基础设施时,应充分研究布局的科学合理性。

   聚焦物流与交通基础设施,运输方面推出推动30个辐射带动能力强的货运枢纽,扩大物该园区建设与升级改造向铁路靠拢。在定位物流与供应链枢纽与节点的前提下,多式联运有助于效率的提升甚至保障物流的可靠性,并在政策层面得到强力扶持。

   物流融合交通运输发展新体系的构建和自贸区的角力与内迁,催生陆桥运输链条从沿海向内陆延伸。多式联运实际上是一项宏观工程,无论是柴米油盐,还是绿水青山,还是蓝天白云,还是金山银山,都与之息息相关。在物流端获取发展红利,不仅包括贸易的货主,也包括每一位老百姓,这在经济模式、经济结构发生双重转型的新形势下,是一个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

   多式联运作为一种集约高效的运输组织方式,能够充分发挥各种运输方式的比较优势和组合效率,对于推动物流与运输转型升级、支撑经济提质降本增效意义重大。随着产业布局加速优化,区域合作日益紧密,我国多式联运发展迎来了大有可为的重要机遇期。

 

二、陆桥运输在国际多式联运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陆桥运输在国际多式联运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国际多式联运的主要形式。所谓陆桥运输是指采用集装箱专用列车或卡车,把横贯大陆的铁路或公路作为中间“桥梁”,使大陆两端的集装箱海运航线与专用列车或卡车连接起来的一种连贯运输方式。陆桥运输也是一种海陆联运形式,只是因为其在国际多式联运中的独特地位,故将其单独作为一种运输组织形式。推动国际多式联运发展,既要在顶层策划设计,下大功夫,在政策与制度上花大力气,最需要试点实践来落实。举例说,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其核心项目威斯腾铁路物流园首列多式联运班列正式发车,20个集装箱满载食品、纺织、化工等“遂宁造”产品的班列从威斯腾铁路物流园开出,其中,佐鲁银华的纺织品将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运抵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陆桥运输又有大陆桥运输和小路桥运输以及微型陆桥运输之称。

   所谓大陆桥运输,是指使用横贯大陆的铁路、公路运输系统为中间桥梁,把大陆两端的海洋连接起来的运输方式。从形式上看,是海陆海的连贯运输,但实际在做法上已在集装箱运输和多式联运的实践中发展成多种多样。

   所谓小路桥运输,是指货物用国际标准规格集装箱为容器,是通过海、陆运输方式将集装箱货物先运至基本港口,再转运至海岸港口,卸船后再由港口换装铁路集装箱专列或汽车运抵送达的区域的运输。举例说,如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铁路物流园出运到美国的集装箱货物,在使用小陆桥运输时可先小陆桥运输将货物运至日本港口,再转运美国西海岸卸船后,交铁路运抵美国东部海岸或加勒比海区域。

   所谓微型陆桥运输,也就是比小陆桥更短一段。由于没有通过整条陆桥,而只利用了部分陆桥,故又称半陆桥运输,是指海运加一段从海港到内陆城乡的陆上运输或相反方向的运输形式。微型桥运输近年来发展非常迅速。

   陆桥运输不仅包括上述大陆桥运输,而且还包括小陆桥运输和微桥运输等运输组织形式。小陆桥运输从运输组织方式上看与大陆桥运输并无大的区别,只是其运送的货物的目的地为沿海港口。微桥运输与小陆桥运输基本相似,只是其交货地点在内陆地区。

   三种模式都是以标准化集装箱作为流通媒介,把海上、铁路、公路、航空、内河等各种单一运输方式有机结合起来,构成一种大量快速、廉价、安全的连贯运输。而我国内陆地区的贸易流通主要是以公铁联运为基础的多式联运方式。

 

三、在“一带一路”新的高效国际物流大通道中获得新势能

   中欧之间的道路联通、物流畅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运力保障。“一带一路”与中欧班列又推进国际多式联运发展,既需要顶层设计下功夫、在配套的制度上花力气,更需要用试点实践来推动落实。物流与供应链作为国际贸易的重要支柱之一,国际贸易体系的变化,影响着物流与供应链的运行业态。物流与供应链的产业结构升级,进一步推动国际贸易体系的改变。从电商物流的角度来看,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根本目的是转变产业发展模式,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电商物流作为与互联网最贴近的新兴业态,具有独特的属性和不断扩大的向外延展,突破了时间、空间限制,降低人力和物流成本,拓宽了市场空间,改变了国内国际市场拓展方式和经营模式。在全产业链协同联动,推动国际贸易体系体系的创新发展,推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促进生产、销售两端的供应链资源融合,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例如: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铁路货运专线-威斯腾铁路物流园通车运营,标志着遂宁公铁联运体系成型。周边地区从事国内国际贸易的企业可直接在遂宁铁路物流园分拨中心办理货运业务,实现与国内各地、西亚、欧洲的大宗货物、集装箱、零散与大宗货运物资的到达与发运,有效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时间成本。

   基于全球化贸易与供应链协同的内陆物流港,由内陆腹地变身为开放前沿。更加形象描述,“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国际物流大通道”正好遂宁在中心位置节点。向东轴线:长江黄金水道达上海通往世界各港口;向南轴线:南下海运线至广州港、珠海港、北部湾均可出海,走海运通达进界各港口,向南铁路线经过贵州至云南连中泰铁路,全面延伸至东南亚地区;向西轴线:向西经新疆,抵达哈伊瓜(哈密、伊斯兰堡、瓜达尔)国际物流大通道,直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里程将减少51.9%、时间缩短42.9%、综合费用降低58.5%。从中国西向发展战略中看,四川遂宁正好中心节点,向东轴线,向西轴线,向南轴线,正好形成一个“Y”字形状。这就是我三年前,倡导的中国西向发展“Y”字型战略。四川遂宁正好中心节点,向东、西 、南三个方向开放格局已开始显现,四川遂宁有望成为中国西向发展战略“Y”字型战略中心位置国际物流大通道上的重要节点。

   2017年我国铁路的营运里程已经达到12.7万公里,其中高铁通车里程是2.5万公里,这个数字在世界上排第一位。公路通车的总里程有477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通车的里程是13.6万公里,这个数字也是世界第一位。内河航道通航里程有12.7万公里,码头万吨级以上的泊位有2251个,世界上的十大港口,我国占了七席,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也是多年排在世界第一位。邮政网点有21.7万个,邮路的总长度有658万公里。物流成本降低881.6亿,运输货物470多亿吨,平均每天1.2亿顿,快递超过410件,平均一天1亿多件。我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的交通大国,但是大而不强,距离物流或运输强国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我国物流基础设施还有短板,服务水平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整体还不够发达,物流成本还比较高。以内陆物流港向智能化运营发展,充分利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快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和对外开放,推动物流与相关产业的融合发展,积极培育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形成新的增长点。我国多式联运,集装箱运量大幅增长,年均增幅30%以上。重点就是中欧班列、水铁联运和公铁联运。

   纵向联动,横向协同,发展多式联运。为国际贸易与物流联动找准属地化定位和供应链协同发展的“突破口”,共同打造开放、共享、协作、共赢的商业新生态。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铁路物流园集装箱多式联运班列的正式发出,也为遂宁融入“一带一路”提供了新的高效通道。以遂宁为中心的多条国际物流大通道正向外延伸,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威斯腾铁路物流园将处于更为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的地位。可以预见,随着陆桥运输的效率与经济性的不断提高,进一步畅通高效国际物流大通道,打造开放新通道,标志着物流产业在“一带一路”新的高效国际物流大通道中获得了新势能。如象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类似的内陆物流基础设施,如物流港、物流园区、物流基地、物流中心等,开启集商、展、贸、销、仓、储、运、配为一体的物流与供应链服务和国际贸易与效率双双变革,物流与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模式,实现内陆物流园区与国际贸易物流与供应链联动发展。

   2018,从过去所说“降成本、补短板、强服务”,增加“优环境、强能动”。现代供应链与多式联运上升为国家战略,我们看到,国际物流大通道在建设,国内国外市场在涌现,物流与供应链的能力在提升,国内国际需求更清晰,设施与装备、质量与效益双双增长,驱动源动力在变革,铁路物流市场化,世界贸易便捷化。我个人认为,开拓多式联运,多业联动,多元业态,多网协同。贸易逻辑的新势能:从陆桥运输+多式联运中开启。


作者简介

李芏巍,中国著名专家,中国电商物流研究应用领域实战派领军人物,对城市发展战略与产业园区策划、规划、设计,园区信息化、供应链有独到的造诣,拥有全国最多成功经典案例,业界声望与影响极大,被誉为中国物流策划第一人中国园区思想者。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和威斯腾西路铁路物流园策划规划项目组领衔执导。

出版专业类15,电商三部书快递四部书鼓舞数十万创业从业大军;作为中国物流策划创始人其《物流策划》书培育数百家物流策划公司、数万物流策划工作者;其《物流地产》书成为中外物流园区开发投资运营商和和工作者的实战教科书

现职中国物流策划研究院副院长,中物策(北京)工程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广州大学物流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广州大学城市发展战略与产业园区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担任中国物流与供应链智库核心专家,中国信息协会智慧物流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商物流产业联盟副会长,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等。


扫一扫,关注我们